一路玩来是成长

东子认真地说:“我女儿上学是来玩的!”东子的话激怒了老师……

不久前,着名教育学家、心理专家东子的新书《没什么不可以》出版。在新书发布会上,有记者问东子:“您如何评价自己的这部作品?”东子自信地回答:“这是我很满意的一本书。”“那么,您最满意的是哪部作品呢?”“我最满意的作品是我的女儿。”

提起女儿范姜国一,东子有说不完的骄傲:早在女儿9岁时,就写了《玩过小学》一书,版税就得了30万元。一时,范姜国一成了媒体报道的热点,还上了央视的《中国周刊》节目。主持人白岩松也啧啧称奇:“三年半就读完小学,连跳两级升入初中,15岁考上大学,16岁再次出书。而且还说是玩着过来的,这让多少人羡慕啊!”

玩耍的童年

东子,原名范景宇,1966年11月生于吉林省扶余市。他16岁辍学,摆地摊卖过菜、当过矿井工人,参军后自学了新闻写作和摄影,一路坎坎坷坷成为了教育学家和心理专家。1996年,东子有了女儿范姜国一后,他决定在教育孩子方面下足功夫。

1998年,东子到日本的一家幼儿园考察,为国一学前教育作准备。在那里,他看到:合作修建玩具城堡的孩子们,会因为分歧吵得面红耳赤;有的孩子满脸颜料地描绘着天马行空的作品;有的孩子则在草地上为抓到青蛙而尖叫……“我们的目标是让孩子们玩得开心。”幼儿园园长的话让东子醍醐灌顶——所谓的学前教育,不就是玩的教育吗?

如何让女儿尽情玩耍呢?回国后,东子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有一次,东子从菜市场买了一些泥鳅回来,准备晚餐做干煸泥鳅。正当东子在厨房里忙碌时,客厅里传来了女儿的尖叫声。东子赶紧跑出去,只见女儿试图用小手捧起地板上的泥鳅,可是一次又一次失败了。“加油,你能抓住它的!”东子的鼓励让国一更来劲了,她找来网兜、旧衣服、球拍……一番手忙脚乱下来,泥鳅还是没有抓住。东子原本以为女儿要放弃了,却见她把泥鳅赶到了墙角,而墙角早就布置好了塑料袋制作的陷阱。看着国一得意的样子,东子感触颇深:要是在以前,自己很可能会冲上去帮助女儿抓住泥鳅,然后责怪她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,可是现在他“袖手旁观”,让女儿在玩耍中懂得了坚持,并且用智慧而不是哭闹解决了问题。

后来,东子更加注重在玩耍中培养国一好的品性。有时候,东子下班回家,国一会举着玩具枪跌跌撞撞地跑过来:“不许动,举手投降!”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这个时候都是给父母送上居家拖鞋,没想到女儿竟要和自己“打仗”。东子配合地乖乖举起了双手,假装投降。片刻之后,东子委屈地说道:“你看我都成了你的俘虏,你得帮我这个俘虏择菜!”不知是计的国一自然中招,不过帮忙成了她新一轮的玩耍,她时而拿着西红柿当陀螺转,时而拿着辣椒勾妈妈的鼻子。在女儿的欢笑声中,东子早就忘了一天的辛劳。

吃完晚饭,国一看起了动画片,东子却在卧室里对着镜子倒腾起来:头上顶着一个玩具熊,面部用国一的小裙子包着,屁股上挂着毛刷子,一副卡通怪物的形象。然后头冲前,弓腰驼背,屁股撅着,一步三摇地从卧室走向客厅,为了引起女儿的注意,他还不时地发出怪叫。国一循声望去,看到一个大怪物,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一下,尖叫道:“妈妈,咱家闯进怪物了。”看到女儿吓得脸蛋红扑扑的,东子顺势后退几步。见“怪物”后退了,国一就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,兴奋地跳起来。在这样的角色代入游戏中,国一逐渐勇敢,并慢慢长大。

当国一进入识字阶段后,东子又设计了新的玩乐方式。他把女儿带到乡下,通过抓蚯蚓认识了一到十的数字,通过滚南瓜、抱西瓜等认识了“南”、“西”等字。这种身临其境的玩耍,让国一很喜欢认字。

玩也是学习

2002年,国一到了上学的年龄,虽然家门口就有重点学校,但东子还是选择了另一所普通小学,他认为重点学校培养的不都是人才,普通学校一样能成长。其实东子最大的考虑还是,一旦女儿进入重点学校,很可能成为分数的奴隶,那么她就没有时间玩耍了。

在开学的头一个星期,国一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来完成家庭作业,“爸爸,这些作业我早就会做了,为什么我还要做呢?你能不能和老师说说不做?如果那样的话,我就可以和你玩了!”看着女儿哀求的眼神,东子思考片刻之后说:“行!明天我就和老师说去!”有了爸爸的保证,国一尽情玩耍起来,画画、看漫画、玩城堡,直到把房间变成了游乐场……

玩是玩得尽兴了,第二天国一却因为没有完成作业受到了惩罚,老师还通知东子到学校。听完老师的抱怨,东子抬起头认真地说:“我女儿上学是来玩的!”东子的话激怒了老师:“如果是送来玩的,那你还不如带她回家里去玩,不要带坏了我的其他学生!”一气之下,老师摔门而去。

事后,老师把电话打到了东子的妻子那里,希望她能说服东子。之前上幼儿园时,妻子同样支持女儿只玩不学,可是现在她再也不能由着丈夫胡来。她决定和丈夫好好谈一谈。谈判充满了火药味,“我用玩扑克牌让女儿学会了加减乘除;玩‘成语接龙’游戏,让她增加了词汇量;在地图上‘旅游’,让女儿迷上了地理……”东子据理力争,让妻子哑口无言。

为了进一步说服妻子,周末东子带上国一到野外郊游。经过的一片松树林的地面上长满了各种小蘑菇,东子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掏出了蘑菇图录,指导着国一分辨蘑菇是否有毒,不到20分钟,国一就准确地在蘑菇林中分辨出了8种可食用蘑菇和6种毒蘑菇。妻子妥协了,答应只要国一的成绩保持在班级前十名,她就同意女儿可以不做作业。

说服了妻子,东子决定再接再厉说服老师。他找到老师说:“写作业是为了巩固所学知识,如果所学知识已经掌握,就没有写作业的必要。”经过激烈的辩论,老师答应,只要作业的内容国一已经掌握,就可以不写。此后,每次换老师,东子都会去找老师“谈判”。可是有一次东子碰到了一位固执的老师,当他重施故伎时,老师断然拒绝了:“做我的学生,就要完成作业,这没有商量的余地,怎么有你这样‘糟糕’的家长?”

东子一看不行,就去找校长。他给校长写了一封长信,大谈自己的教育理念。被校长拒绝后,东子索性请校长参加了一次家庭海边旅行:在和煦的海风下,东子给女儿讲述大海的神秘,涨潮和落潮的原因,以及潮汐的开发和利用。回到学校,国一搜集相关的资料,写了一篇2000字的对大海的认识的文章。这下校长也妥协了,在校长的“支持”下,老师不得不改变立场。爸爸的“挺身而出”国一自然看在眼里,课堂上她努力地学习,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十名。争取到了“特权”,东子终于可以和女儿尽情玩耍了。周末时,只要天气好,东子就会带国一到乡下奶奶家,下河摸鱼,上山采花,寒暑假则带国一到各地旅游,开阔眼界,增长见闻。

在玩中长大

随着国一逐渐长大,东子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女儿的生活不仅需要父母的陪伴,还需要伙伴,否则孤独会让孩子形成不健康的心理。可是到哪里找一个“同龄的自己”来陪着她玩呢?开始东子到女儿的班上给她物色合适的玩伴,可国一不断跳级,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比她大几岁,谁也不愿意和她这个“小妹妹”玩。

一番思索之后,东子决定在小区里给女儿物色玩伴,他在电梯口贴了“寻人启事”,可是一直没有消息。是啊,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像国一一样不做作业,只想着玩呢?就在东子稍感失望时,比国一大三岁的小女孩李雯主动找到他表示可以和国一做朋友。原来李雯也是一个“贪玩”的家伙,她玩魔方、玩航模,还玩过二十几个国家。

两个“贪玩”的姑娘迅速打成了一片,虽然国一和李雯不在一个学校,但是放学时两人经常会遇到,然后一起回家。有时候,两人一起打羽毛球,一起追逐嬉戏。开始时,李雯不太会打羽毛球,于是国一成了她的小教练,教她怎么发球,怎么控制球的距离……而李雯主动教国一玩魔方,三个月后,还鼓励她参加魔方大赛。比赛前,国一打起了退堂鼓,李雯鼓励她说:“我们是来玩的!”最后,连国一也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得了第四名。

回到家里,东子提出到肯德基吃一顿,可是国一却拿出了一份经费申请书:原来,一个月前姐妹俩成立了一个姐妹组委会,该组织设主任、副主任各一名,国一屈就副主任,让李雯出任主任,两人决定在每个周末举行一次活动。魔方大赛获奖,国一自然不会放过这次难得的申请经费的机会。

看着女儿认真的样子,东子趁机提出,只要她能有一份详细的经费计划书,他一定会支持的。随后几天,国一草拟了计划书,东子故意挑刺,又让国一多次修改完善。一个星期后,东子遵守诺言,将钱交到了国一的手里。

开始,东子还会担心两人大手大脚胡乱花钱,于是他偷偷查看两人的开销记录,几次之后他觉得自己不过是杞人忧天,于是彻底放手了。

再好的朋友也有意见分歧的时候,有一次国一和李雯为周末去爬山还是去植物园产生了矛盾,东子静静地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。国一抱怨老爸不站在自己这边,东子却说:“你应该学会妥协,学会尊重别人的意见。”两个小家伙最后达成协议:上午去爬山,下午去植物园。

随着感情的加深,国一和李雯在一起除了玩耍,也会讲讲心里话。东子对女儿心理状况的了解,有些就是通过李雯知晓的。李雯的陪伴让国一找到了亲姐妹般的感情,也让她不再孤单,人际交往方面的能力逐渐提高。

国一在9岁时就琢磨着把自己的成长经历写成书,随着会写的字越来越多,她决定付诸行动。得知女儿的想法后,东子非常支持,还当起了她的指导老师。经过几个月的磨砺,范姜国一的新书出炉,出版社花费30万元重金买下新书版权。后来,国一又出版了四本书,成了名副其实的小作家,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等媒体都报道过她的成长故事。

看着女儿一路顺利成长,东子感慨颇多,对于未来,他只希望女儿能够始终如一地快乐。很显然,国一丝毫没有辜负爸爸的期望。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