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三四章 重生

第三三四章重生

魔君黑起,千古霸主,一战灭天,威名荡六界!

无尽岁月的封印,魔心难灭,千古魔功修炼不辍,一朝脱困,祸乱天地间。虽元气大伤,但境界更盛往昔,时至今日跨界而来,难逢抗手。

辰南与绝世杀神黑起的大战,天昏地暗,煞风横扫天地间,直让日月无光,星辰失色。高山拔地而起,冲上高天,随之舞动,而后纷纷爆碎。更有大河,逆空而上,似银龙直贯云霄,骇浪席卷十方。

这简直是一场浩劫,两大高手直打的天崩地裂,杀气直贯北斗!

这场惊世大对决,比之上次辰南与松赞德布之战,还要惨烈数倍。即便是精神系法祖罗凯尔也看得阵阵心惊肉跳,这样的大战于他来说也称得上惨烈无比,自从当年太古一战,这无尽岁月以来还是首次再次看到。他不禁热血澎湃,仿佛又回到了太古诸神闪耀的时期。

辰南手中方天画戟与黑起手中绝望魔刀,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也知道相撞了多少次,空中到初都是他们的残影,大战的中心位置,已经生生被他们撕裂开一个黑洞,周围空间更是崩碎无数次。

各种战技,各种武技,层出不穷,杀招不断,两个人早已杀红眼。

但是不得不说,黑起君王超要越松赞德布,而辰南八魂的力量没有上次强盛,此消彼长的情况下,以绝对战力来说,辰南的确难以抗衡杀神黑起。

身高一丈五的黑起,周身上下肌腱如虬龙盘绕一般,长发狂舞,眼神炽烈如火。吼啸不断。手中绝望魔刀更是杀意无限,可怕的魔刀一刀劈出,旁边四十万神魔之魂都跟着齐声吼啸,四十万怨灵将绝望之意推升到极点。

黑起当真成了一个无可战胜的魔王!

辰南百战于魔刀前,眼神犀利似冷电,面对四十万神魔之势,他一戟独抗,一直与黑起征杀到现在。

八魂的法则。他已经频频打出几道,面对四十万神魔加身地黑起,即便是太古诸神归来,也是头痛无奈,这可怕的杀神太过强势了!

当真是天地有我无敌,世间难逢抗手!

辰南一戟崩飞劈砍而来的绝望魔刀,口中大喝道:“寂灭轮回!”

黑起太强势了,面对寂灭轮回。他一声大吼,四十万神魔之魂齐啸,天地间怨灵哀吼浩荡如海啸,声音传遍人间界。

黑起身前直接浮现出一具骷髅骨,代他冲向寂灭轮回法则。在惨烈光芒照耀天地间之际,寂灭轮回法则竟然被骷髅骨轰散了,而那具骷髅却安然无恙,飞回了黑起的身边。

杀神黑起狂妄大笑。声震高天,虚空都在颤栗。

那骷髅骨乃是他坑杀四十万神魔,从中炼制而出的骨之精华,用四十万神魔提炼出一具骷髅骨,可想而知它有多么的坚固,甚至可以说比之黑起的身体还要强横!

“小子,你不过看到了我冰山力量的一角而已。最终,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!”黑起残忍地笑着。双眸中血光爆闪。

“两世为人!”

“刹那永恒!”

“寰宇尽灭!”

辰南又是三道法则,且同时施展而出,想要重创对方。

奈何,黑起魔威无匹,这一次他没有动用那副魔骨,反而收了起来,大喝了一声,四十万神魔怨魂齐动。

无尽的魂影在黑起背后组成了一座大山。他快速飞起。在那座魔魂之山,黑起如那无上尊主一般。傲然立于怨魂山巅。

四十万神魔怨魂,各自透发出魂力,一片死亡光辉爆现而出,这里仿佛变成了地狱一般。

远远望去,一座由怨灵组成的魂山周围,无尽的骸骨遍布于虚空中,一望无际,看不到尽头,更有无数鲜血,汇聚成河海,在空中汹涌澎湃,简直就是一副地狱的景象。

远处,法祖罗凯尔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黑起简直深不可测!

辰南发觉三道法则打出之后,虽然轰散了大半骸骨与一半魂山,但是却连黑起的衣襟都未占到。在对方的身前,仿佛有数重死亡之力在阻挡,生生化解了那三道可怕的法则。

强于松赞德布,至此再无疑问!

魔君黑起仰天长啸,站在魂山之上,高大地魔躯显得更加魁伟,当真是一个绝世凶神。伴随着他的吼啸,无尽的煞气透发而出,魔云翻滚,全部涌动向魂山,被击溃的神魔怨魂再次凝聚在一起。

他傲然立于魂山之巅,手持绝望魔刀,道:“从来都是我杀人,从来没有人能杀我,你去死吧。”

说话间他一声魔啸,搅动起漫天的乌云,向着辰南快速冲去,与绝望魔刀合二为一,眨眼劈斩到了近前。

辰南心头跳动,方天画戟猛力向外格挡,铿锵之声火星四射,他被震出去千丈远,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。而此刻黑起再次追杀而至,绝望魔刀杀气冲天,立劈而下,辰南再次格挡,身体再次被震飞。

此刻,黑起如魔化了一般,威猛绝伦,强如辰南也不能力敌,简直如太古凶兽一般强横。

所有通过记忆水晶在观看地人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这太古君主实在太强大了,根本不可力敌啊!

“吼……”

黑起再次魔啸,杀向辰南,与此同时,他身后的四十万神魔怨魂竟然凝聚在了一起,化成了一个无比高大的魔魂,矗立于天地间,随着黑起的动作而动,与他步调一般无二。

黑起,一刀向着辰南劈斩而去,高大地魔魂也出刀向前劈去。声势骇人到了极点。

辰南大惊,这真是一个无敌的魔王。他竭尽全力相抗,同时开始召唤体内的神魔图,但是让他非常失望,神魔图竟然没什么动静。

最终,这一击辰南被打碎了肉身,像是报复辰南最开始的碎身之仇,黑起冷森森地笑着。

辰南无比愤怒。叹息八魂力量不如往昔,快速重新凝聚肉身,持着方天画戟再次与黑起对峙。

“他之所以如此强横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四十万神魔怨灵之故。我用魔法拖住那四十万神魔之魂,你和他本体大战。”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法祖罗凯尔,终于修复好了破碎的身体,恢复了大半的元气,秘密向着辰南传声。

“好!”

情况无比危急。两大天阶高手将联手!

“杀!”

辰南舞动方天画戟,迅若流星一般,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,与一道道可怕地残冷光芒,杀到了黑起近前。冷光四射,火星迸溅。

激烈的搏杀中,凶兵方天画戟与绝望魔刀,已经出现了无数的伤痕。破损不堪。不过,对于这种有兵魂的瑰宝来说,它们时刻都能恢复成原样。

大战惨烈无比,绝望魔刀光芒四射,在冷冽地杀意中,寒光爆闪,一刀立劈而下,瞬间斩落了辰南半边肩膀。血光冲天,辰南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之色,不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这是他有意为之,现在黑起比他战力要强,他唯有使用两败俱伤的打法,才有机会重创对方,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为法祖创造机会。此刻,方天画戟也已经洞穿了黑起的胸腹。随着辰南的一阵搅动。黑起地胸腔瞬间崩碎了一半。

这种搏杀是极其惨烈地,虽然他们的肉体能够复原。但是灵魂遭受地创伤,可不是短时间能够修复地。而且,那种痛苦与普通人一般无二,需要无以伦比的坚强意志,不然根本无法承受。

黑起忍着痛苦,寒声道:“小子你够狠!有我当年的样子。”

说话间,他与辰南再次对战起来。刀、戟拼杀,血光崩现,他们不断劈中对方。

“以我之名,灵魂净化!”法祖罗凯尔终于出手了。光明一系,为了对付死亡怨魂而创建的可怕天阶禁咒瞬间爆发了开来。

四十万神魔怨魂全部笼罩在这片无比神圣的光芒之中,惨烈地哀嚎之声不绝于耳,四十万怨灵同时恐怖的挣扎。

在一瞬间,便有数万怨灵灰飞烟灭,如黑夜在黎明到来时破灭,不可阻挡!

“该死的虫子!没有立刻灭杀你,竟敢如此对付我,粉身碎骨吧!”黑起怒极,一时间不慎,便让祭炼的神魔之魂,如此轻易被克制、被破去数万,怎不让他大怒?他抽刀转斩向法祖。

法祖大骇,他发现光系天阶禁咒魔法灵魂净化竟然快速崩溃了,而原本消失地几万怨灵再次重现。

“这不可能!”

“我不毁灭,我所祭炼而成的神魔之魂怎么可能毁灭呢!”黑起吼啸着冲来,四十万神魔怨魂也跟着疯狂嚎啸着,再次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魔魂,而这一次他们竟然与黑起合在了一起,狂霸的大叫了一声,狠狠的劈碎了如山岭般的庞大虫体。

“这一次我要彻底灭杀你,不给你半点机会!”黑起厉啸。

他冲出四十万神魔之魂,魔刀连连在空中划动,一道道咒文出现在绝望魔刀附近,而后高高举起魔刀,向着法祖灭杀而去。

与此同时,辰南也动了。

身体与方天画戟合二为一,口中法则不断吼啸而出。

“三千大世界!”

“冰封三万里!”

“两世为人!

“刹那永恒!”

“寰宇尽灭!”

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黑起出手,辰南也出手,法则、凶戟、以及辰南的身体,交融在一起,冲向了绝世魔君。

显然,面对两个天阶强者联手围杀。黑起也有些忌讳。此刻,他打定了注意,一定要先灭杀法祖,稍后慢慢折磨辰南,为松赞德布报仇。

四十万神魔骸骨精华祭炼而出地骷髅骨,阻挡在他身前,帮他抵挡辰南的攻击,而他自己与那些神魔怨灵。挥动布下咒文的绝望魔刀,狠狠的轰向了扩凯尔。

“给我形神俱灭吧!”

“啊……”

法祖罗凯尔惨叫,崩碎了正在重组的身体,而且这次连灵识似乎都被打散了!

黑起露出了满意地残忍笑容。不过紧接着笑容又快速消失了。因为辰南这一次破碎了那具骷髅骨,而后又将他的本体给劈了!

身体被劈成了两半,灵魂遭受了重创。

怒火涌动,黑起无比愤怒。不过,已经灭杀了那只虫子。现在尽管遭受重创,但一切都值了,接下来他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折磨眼前地仇敌了。

想到此处,黑起怒火消失了,身体在远处快速重组完毕。脸上露出了残忍地笑容。

“轮到你了,我要虐杀你一万年!”他收回了散落在天空中的骷髅骨,用绝望魔刀直指辰南。

辰南心有所感,不久其地感觉难道成真了吗?今日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。

但是。到了此刻,没有任何退路,他唯有死战到底!

到了如此境地,他没有气馁,心中反而渐渐涌起冲天豪气,一股无比旺盛战意在他心间汹涌澎湃,他地血液渐渐沸腾了。

“死,我也拉上你!”辰南大喝。

他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。已经生出死志,提戟毅然冲了上去。

高天之上,立时崩碎无数片虚空,惨烈的大战再次开始,以赴死之心,冲天战意,来决战,辰南与黑起一时间杀的天昏地暗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。一丝奇异的波动。在远空荡漾开来,高天之上居然绽放出阵阵霞光。一个一丈多长的蛹出现在虚空中。

“喀嚓”

透发着金色霞光的蛹,突然破碎了,一个蝶人快速冲出。

法祖罗凯尔!

此刻的罗凯尔,再也不是那个庞大笨拙的虫体。现在他与正常人一般高矮,除却虫头,以及背后地一对金色蝶翼外,他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正常人了,比之虫体时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背。

蜕变!

他竟然在这种境地下蜕变成功!

法祖看到了远处辰南与黑起的旷世大战,此刻已经进入了最为惨烈的时刻。

在这一瞬间他有一丝恍惚,仿佛回到了太古时期。

那强者云集的太古时期,多少英雄豪杰都在这样地大战中殒落,那称得上是一部毁灭史,是一部让强者流落血泪的暗黑史。

法祖罗凯尔,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最强者,纵横天地间,气冲斗牛,百战于世的无上风采。

他似乎看到了,百强血染天地间,英雄末路地可悲景象。

他虽然痛惜与惋惜,但是却深知当年的大战值得!

他仿佛再次看到了当年的太古诸神,血漫天地间,热血大战的画面。

依稀见,他似乎听到了时空大神气壮山河的一声悲啸,自毁百世修为,逆转乾坤,颠倒阴阳,以形神俱灭的代价,为诸神打开一条血色通路。

仿似间,他看到了那号称天地间最疯狂的魔主,摄取百万生魂,以最残忍的方式,杀亲、杀己,来杀敌地绝望之战。

最后,画面定格于大神独孤败天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血染青天的画面。

一战功成,让千古岁月平静无波。

“哈哈……”法祖大笑了起来,走出了自己的心灵世界,仰天大笑道:“没想到我还有恢复实力的这一天!”

远处,辰南与黑起分了开来。

黑起双眼透发出两道可怕的光芒,冷冷的道:“有些意思,居然侥幸未死,修为更加精进了。”

法祖罗凯尔充满了强大的自信,道:“可以与你一战!”

“没用的!你依然远远不是我地对手!”黑起冷冷地道。

“不好!第五界的另一个君主,随时要冲过来了!”远空天鬼对辰南传音。

辰南心中波澜起伏,再也难以平静。

在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——蜕变!由法祖而受到地启发,他正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,要不要修《炼太上忘情录》!